槿上姑娘

神的灵魂在水面上。

我见过

 我见过那样一朵花。她孤零零地开在初冬的早晨,白净柔软的花瓣被冻得下垂,叶子也褪掉了生命的绿色,蜷缩着,带着千疮百孔的枯黄。她胆怯又骄傲地站在马路边,在车尘滚滚中等待着,等待着不可能等到的春天。可即便如此,她的盛放,依旧撑起了一路的明媚与芬芳。

我见过那样一棵树。它是很老很老的了,老到没有人知道它是什么时候栽下的,更没有人知道它还能活多久。它的树皮漆黑粗糙,不能给人以美感,如同外婆脸上爬满的皱纹,那是岁月藏不住的痕迹。它安安静静地待在院子一隅,陪伴它的只有无边的岑寂。直到有一天,它开花了,不是星星点点的春意,而是从每一根枝桠上爆出喜色,像是伤痕中诞生的火苗,点亮了所有人的眼睛。

我见过那样一颗星。在一个无月的晚上,它早早的亮了起来,似一盏被遗忘在天际的灯,承担起了月亮的职责。它非常小,比月亮小得多,却出人意料的亮。在那之后,我再也没见过这么亮的星星。我不知道它属于什么星座星系,但我知道,那天晚上,它是当之无愧的主角。

我见过那样一片湖。盛夏八月,彩云之南,我与玉液湖相遇。"玉液湖"的确个很美的名字,不过用当地人的称呼"玉液错"来唤它也许更加适合。"错"在藏语里,是湖泊的意思。雪山脚下的天空被云朵仔细擦拭过,干净高远,几乎与人间的烟火完全隔绝。而湖比天更美,仿佛雨水洗刷天幕后沾上了蓝色,又落进了湖里,久而久之,湖便成了一小块地上的天。上午阳光晴好,水面荡漾着细碎的粼光,就这样荡进了人的心里眼里,此生不忘。

我见过这样一片废墟。它是庞大的宫殿的遗体,是落魄的文明的纪录。古籍上有它曼妙的倩影,残卷上有它旖旎的风景。曾经。有人告诉我,这里是圆明园,不,是帝国墓碑上的苔藓。我见过这样一座建筑。它生于战火,赫然屹立于北疆,绵延万里,却是为和平而存。其上的一砖一瓦,融进了多少血汗,便铸成了多少江山。

评论
热度(2)
©槿上姑娘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