槿上姑娘

神的灵魂在水面上。

APH丝路组七夕贺文<<晚夏>>

警告:本文属#标题跟文章没有半毛钱guan x系列# #文笔渣系列# #赶稿子系列# #辞不达意系列#

谢谢观看。

       今天似乎是七夕。

       还是那枚银亮的月牙儿,稳稳地挂在天边,今夜没有云幕遮挡,它洒下清冷的光辉,照耀着几千年来怀有相同夙愿的男女。在那么多塞里斯娓娓讲述过的华夏传统节日中,最让人迷恋的,大概便是"七夕"了----什么?你问为什么?!噢,别闹了年轻人,这可是东方的圣瓦伦丁日啊,不好好享受下怎么行呢?

       咳,回到正题。那时候我住在塞里斯行宫的侧厢,大多时候无所事事,每日在御花园里游荡,把能见到的侍女们问候了个遍,后来塞里斯还因此事数落了我一番,嫌我不知礼数什么的。不过后来他就常常抽空陪我去城里闲逛,还带我到处吃点心,本土、海外的都有,想来他是怕我怀乡吧,塞里斯真是体贴。

       没错,我的塞里斯一向这么体贴。

       七夕那天街市上特别热闹,我猜想大概是什么节日,去找塞里斯,答曰"是个女孩子们祈求嫁个如意郎君的日子,叫七夕。"于是理所当然地,我问他,"那塞里斯有祈求过自己的姻缘吗?"结果又被骂了一顿。干什么嘛,我可是认真的!我说,塞里斯,如果你需要一个人和你过以后所有的七夕,我愿意一直一直陪着你。

       可惜这句话我没能说出口。那天晚上我打算到后院的水亭去找塞里斯告白----这是我人生,不,国生中第一次正式告白,我激动的把房间里的花瓶摔碎了,上帝保佑,塞里斯不要发现这个小小的插曲。到了凉亭,没想到塞里斯已经倚着栏杆睡去了,看着他双目微阖的模样,我忽然祈祷他不要醒来。我压低声音,缓缓地、完整地将那事先准备好的告白辞念了出来----其间他眼皮颤了颤,却并没有醒来。现在我才开始庆幸,庆幸塞里斯没有听见我的话,不然,那就是我食言啦。

       那是我们一起过的第一个七夕,也是唯一一个七夕。


评论
热度(2)
©槿上姑娘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