槿上姑娘

神的灵魂在水面上。

仿《无限》(丝路组)

我歌颂你的荣光,
就像歌颂我的家乡。
你的诗在吟游者的口中流转,
塔尖和拱顶落下同样的光芒。

一个中国少女看到了他们的过往,和过往里的爱与恨。
于是她拿笔,丈量这段情深。

#又来挖坑了#
#之前的古诗专题已经成灰了#
#新的脑洞已经出现,怎么能够停止不前#

对基酱家的妹子发花痴。。。

学校里有个来游学的意大利妹子,特美,家住佛罗伦萨旁边,果断上去勾搭。。。。现在这妹子已经入我后宫了:D  我真TM机智
我果然天生自带撩妹技能(*¯︶¯*)
老王我替你捞回了基酱家的妹子不要太感谢我XD
(为什么用受机发不了图→_→)

微情书----APH丝路组

所有人都在争夺你死后的荣光,

可我只要你来时的模样。


原谅po主最近看<<大国崛起>>看疯了••••••整个欧洲都在说自己是罗马帝国的后裔,这简直是种潮流,连日耳曼和八竿子打不着的斯拉夫都说自己有罗马的光辉~Orz(po主我没有贬义啦,只是不知道老王看到满大街的"基酱后代"时内心有多卧槽啊)

APH丝路组七夕贺文<<晚夏>>

警告:本文属#标题跟文章没有半毛钱guan x系列# #文笔渣系列# #赶稿子系列# #辞不达意系列#

谢谢观看。

       今天似乎是七夕。

       还是那枚银亮的月牙儿,稳稳地挂在天边,今夜没有云幕遮挡,它洒下清冷的光辉,照耀着几千年来怀有相同夙愿的男女。在那么多塞里斯娓娓讲述过的华夏传统节日中,最让人迷恋的,大概便是"七夕"了----什么?你问为什么?!噢,别闹了年轻人,这可是东方的圣瓦伦丁日啊,不好好享...

有关丝路组的随想

"Ve~~~我记得似乎罗马爷爷有相当一段时间突然不近女色呢••••••不晓得是怎么一回事••••••"

"那当然了。他近我嘛。"

hhhhh莫名其妙的产物(请自己脑补老王得意的脸XDD)

仍然是APH脑洞汇总

丝路组(短篇):<<年华>>

北欧夫妇:<<阵亡者们>>(中篇)

一篇没想好名字的ABO傻白甜夫妇文(架空古代欧洲宫廷向,挑战写肉XD)

一篇没想好名字的狗血虐心夫妇文(虐瑞桑还是阿嫁?••••••嘛,我也不知道)

爱芬:这CP真是极冷的(没办法,自力更生吧)

短篇:<<误见>>


还有一大堆CP不明的杂七杂八的段子

Po主小学生文笔,更新时间任性,文风任性。••••••不服?那就不服吧,反正你说了我也不打算改(笑)

APH冷CP推广及丝路组个人脑洞汇总

有没有人萌爱芬!有没有人萌爱芬!!有没有人萌爱芬!!!(爱德华+提诺)

重要的事情说三遍

好吧••••••我就知道你们不萌的•••••我要去吃药了(手动再见)


丝路组:古诗专题(古风十二首)

1.曾是惊鸿照影来 

2.道是天凉好个秋

3.三更惊回千里梦

4.独有庚郎年最少

5.江关雁声来渺渺

6.别后忆相逢

7.行遍天涯真老矣

8.老来多忘事,惟不忘相思

9.已是人间雪满头

10.何年生死两茫茫

剩下两首嘛••••••想不到了orz(我是不会按照上面写的顺序更新的XDD)

关于丝路组

最近读唐诗宋词元曲三百首,然后发现有不少都跟丝路组神契合•••••

于是想搞个古诗专题呢^_^不知有没有姑凉感兴趣呢。

像是陆放翁的"曾是惊鸿照影来"、李白的"燕草如碧丝,秦桑低绿枝"、梅尧臣的"独有庚郎年最少""堪怨王孙,不记归期早"等等,都挺有感觉的。

微段子--丝路组(4)

他的声音挟带着异域的风光,回荡在繁华寥落的古道上。

"所爱隔山海,山海不可平。"

山海如何平。


微段子--丝路组(3)

IL  Nostro  Amore  e'difficile, Ma  e'vero.英俊的棕发青年在信纸上认真写道。

谁说国家之间没有爱情?我爱你,就是最好的反证明。


(那句意语的翻译:Our love is difficult ,but it is real.--------出自泰勒的<<Love  Story>>)

哈哈哈哈哈这算什么翻译!!!!好吧,真翻译如下:

我们的爱很艰难,但它是真实的。

微段子--丝路组(2)

联合国会议室。

"Ve~~上个月在我家发现的遗址被挖掘出来了哟~~大多都是罗马爷爷的艺术作品呢~工作人员正在进行鉴别工作----"说到这里,意呆顿了顿,接着道"但是,有一整卷油画上,画的都是一位东方美人,可惜年代太久远不大看得清脸••••••不过美人的神态看上去,有点••••••像耀君。"

"那不是我。"黑发的年轻人咬牙说道。


微段子-丝路组(1)

"用三个词来形容你们的爱情?"

"空话。"

"梦话。"

"笑话。"

《问月》填词求唱手——丝路组

暮登旧楼阙   望哪边

谁肯把悲恸再次重演

无风却渐迷冷眼  听箫声呜咽

念 那时城头初见


浮生已逝去多少年

依稀记得  他许下诺言

如今成过眼云烟  皆笑作从前

换  来世一段姻缘


书帛缣  书尽思念

可否将宿命于梦境中改写

但求霎那间在虚幻里缱绻

杯中月  一散又重圆


谁鹄立高轩  独慊慊

一词一句把誓言读念

字字如一匝红线  ...

©槿上姑娘 | Powered by LOFTER